全国咨询热线:+86

159-1445-4068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童年的山珍海味

发布日期:2019-11-19    浏览次数::58
0

有人说,童年的回忆是美好的。是的,那是对纯真的追溯,稚嫩的留恋,是憧憬未来掀起的波澜,是对人生花蕾的解剖....




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。刚记事起,我就生活在依山傍水的名叫洛家庄的小村子里。那时,村子小,人烟稀少,树木郁郁葱葱。山里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很多,地上、地底下、树上,一年四季都有供人们食用的山珍野味,可谓靠山吃山。


春天到了,藏在地下的“辣辣”、“全鸡棒”,一丛丛,一簇簇地钻出地面,生长在最易被孩子们发现的田埂、路边、墙根、阳岙。孩子们用小木棍、竹签、手指连根挖出,墨绿色、锯齿状叶子,白白的根。掐掉干叶、毛根,一根根在衣襟上随手一擦,放进嘴里咀嚼,脆脆的,辣辣的,带着泥土的香味,一古脑地流进了肚里,流进了心里。


夏季里,红色的野草霉在万绿丛中格外醒目,它的个头虽没草霉大,但野味十足,足以解馋。这个季节可供孩子们生食又可以拌上少许面粉蒸熟当主食的就算“槐花”、“榆钱子”了。孩子们一路走着,眼睛不停地搜索着“目标”,太高大的树可望不可及,太小的树花少、枝嫩,扶不住人,只能瞅准花繁、叶茂、易攀的“青年”树。孩子们互相搭着人梯,采摘下最容易摘到的那散发着诱人清香的一束束、一串串槐花或榆钱,用衣裳上完了回家。


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可吃的野果子就更多了。“黄李子”、“野葡萄”、“面李子”、“沙棘果"(我们那里叫“酸溜溜")等等。霜后的“石枣子”、“杜李子”,甜中透酸,酸里带甜,可好吃呢,想起会令你垂涎三尺。


雪后的村庄,白雪皑皑,可吃的野果已没有了,孩子们只好从被他人“数”过几遍的玉米秸中翻找,偶尔一个小得不起眼的玉米棒被发现,也喜不自禁,揣回家中,坐在火盆边,将琥珀般的玉米粒一粒一粒埋进热灰里,灰不能太热,太热了会被烤成焦粒,有股烟熏味,不好吃;埋在温度适中的灰里,过三、四秒钟,随着轻微的爆裂声,一朵又大又白的玉米花就会跳出火盆,冲向你怀里。食欲促使你会囫囵吞下去,但还得耐着性子深嗅、细嚼、慢咽,潜心品尝大自然赐与人类的甘甜、芬芳,感慨造物主的思泽。


童年的四季,童年的山珍野味不仅串起我一段美好的回忆,也串起五彩的人生,串起了山里孩子的清纯、朴实,天真和烂漫,串起了我对那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期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