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咨询热线:+86

159-1445-4068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粤东山乡的野味
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   浏览次数::33
0

除了靠圈养动物外,粤东山乡也常常就地取材,靠山吃山,用诱捕、猎杀等办法来获取野生动物,比如通过抓野兔、捉田鼠、打野猪、抓鱼、收获野蜂蛹等方式来增添食物的来源。




装野兔


野兔属哺乳类兔形目、草食性脊椎动物,头部略像老鼠。野兔一般生活在靠近农作物和有水的山腰或山顶上,通常以吃番薯、萝卜和青菜叶等为生。在梅州山区,很多近山的农作物都会被野兔糟蹋,同时因野兔肉味鲜美,市场价格和猪肉相当,于是便有人以“装野兔”作为一门副业。


野兔一般昼伏夜出,下山时,通常会选择一条阻力最小、能通往水源和食物的路作为觅食路径。装野兔的人根据路上的兔粪探其行踪,在它们必经的狭径途中选择一个装置点。装野兔的装置是“兔子剪”--一个铁环中央拱起的铁齿剪。


装置时,在兔子脚印周围挖一个比兔子剪稍大、深约10厘米的土坑。把剪刀张开,上面覆盖一张蜡纸或硬纸,再填平土坑,上铺一层薄泥,用松叶扫除新铺痕迹,将套牢兔子剪的铁链系于路旁树枝,路上撒些干燥的松毛 (松针)伪装。夜间,野兔往往不偏不倚踩到兔剪开关,夹住脚而无法挣脱,第二天早上被擒。


捉老鼠


鼠类各地都常见,它们善于啮咬器物,损害庄稼,甚至传播鼠疫,因此人们总是想尽办法来驱杀它们。客家地区传统捕老鼠用“老鼠筒”、老鼠砍”、“木猫”等方式,近年也有用老鼠剪、 毒药等。


老鼠简,就是用竹弓、竹筒、绳索套等设置成机关来捕鼠。竹筒里面放了诱饵,老鼠伸进身子去吃时,碰到机关,竹弓的张力拉扯绳索,将老鼠紧紧拉住。老鼠筒一般设放在深山、田头等田鼠常出没的地方。


老鼠砍,用石块或者压了石块的木板,用绳索吊起,上方设置一个杠杆,木板下方设置机关,老鼠来吃诱饵时,碰到机关,板块就快速扣击,压住老鼠。砍,是砸下来的意思。


木猫,则是用木板钉成、设置了机关的捕鼠器,一般摆放在庭院附近。


人们在农家附近捕到家鼠往往丟弃掩埋,但在田里、山里若捕到比较干净的田鼠,客家农人会留着食用一剥皮,斩除四肢,留躯千和肝脏,或生炒,或腌制成老鼠干。宁化的老鼠干,是“闽西八大干”之一,这是客家食田鼠文化的极致,粵东的食鼠,与此同。


收蜂斗


客家人所居住的南方山区,常常有各类野蜂生长。其中体型较大、在树上做窝的胡蜂,粤东北一带叫做“油螺蜂”。而在泥土中做窝的胡蜂,则叫“牛牯黄蜂”。这两种马蜂体型都;比较大,头尾长度5厘米,攻击力强,毒性大,被蜂“叼” (蜇)后会有剧痛,口干舌燥,伤口难愈,多留有疤痕。


牛牯黄蜂喜欢把“蜂斗”(蜂窝)建在地势略高的地方,.上方往往有所遮蔽。- -般是坐北朝南的方向。一开始时,是两只做窝,一公一母,慢慢的产出“蜂子” (蜂蛹),蜂蛹变为成蜂,经过几代,蜂窝越做越大。最终时,蜂窝有30多厘米大,层级多的有4、5层。洞口直径有2 6厘米。蜂窝距离地表不深,30厘米左右的厚度。洞口有几畚箕的松土,都是胡蜂建窝时辛辛苦苦从地里掏出来的。


在林区野生的胡蜂,可能会妨碍当地百姓的劳动生活,有人去想办法杀灭这些毒蜂。也有人专门去搜罗,收摘蜂窝,获取蜂蛹来食用。


什么时候蜂蛹最多呢?当地有一-句谚语描述:“七月蜂,八月空,九月满东东”’。说的是农历的七月蜂窝里基本是成蜂,八月也是空空如也,只有到了9月份,蜂窝里才有密密麻麻的蜂蛹。


旧时“收蜂斗”在夜间进行。夜间,成蜂回窝。几个人打着火把在蜂窝洞口点燃松明子、干柴,同时自己身穿厚衣,头戴斗笠,把自己武装得严严实实。火逼之下,成蜂飞出窝口却被大火烧死烧伤。火烧半小时不间断,确信成蜂全被杀灭后,用锄头开挖,摘取有蜂蛹的蜂窝。


现在采用喷射杀虫药的新方法。穿上雨衣,带上摩托车头盔,对着洞口喷射对人毒性小、对野生蜂却有力的杀器一“黑旋风”,蜂一出来就开始喷。一般耗时20分钟。另一种方法是,穿上雨衣直接去挖土穴,摘蜂窝,这样可留下成蜂,则还会继续在那里做窝,一段时间后还可继续收获蜂蛹。


取回大蜂窝后,放锅里蒸,等到蜂蛹蒸熟,便将蜂蛹一一取下。蜂房口子盖住的蜂蛹,品质最佳,没有粪便,身躯比较硬朗;没形成蜂房盖子的蜂蛹比较柔软,有粪便,须取出挤掉。还有一种已成形的幼蜂,也无需挤粪。


蜂蛹的蛋白质含量很高,营养丰富。不论是用油煎炒,用热气蒸汤,或与蛋一起煎食,下酒做菜吃起来都是香喷喷、甜津津的。不过,有些对蜂蛹蛋白过敏的人,则不宜食用。


打野猪


野猪是山区常见的野兽,繁殖快、数量多。粤东客家人历来有捕获野猪的传统,一则减少野猪数量,以免损坏农田作物,二则野猪肉也是一种山珍美味。捕获的办法有挖“野猪泛”,即挖陷阱——在山边深挖大穴,把陷阱周边拍打结实,上头搭架铺 上竹席子覆上泥土,在上种植地瓜等作为诱饵,围上不高的篱笆,野猪看到便跳进去,就被捕获。现在主要是用“鸟子铳” (鸟枪)进行围猎,用“炒山” (猎狗吠声、人的喧闹、号角声等)的办法将野猪从山上赶出来,然后猎手在路口伏击。野猪肉油脂少,药性上比较“热”


口鱼子


指用鱼藤药杀河鱼。鱼藤,属于豆科.藤本植物,其根部含有杀虫的活性物质。农村有人种植,其根部晒干后经过浸溃,用碓砸烂或用石头捶烂,有乳白色的汁液析出。鱼藤汁液对水生鱼类有毒杀效果。夏天,在溪河上流洒下鱼藤汁液,便可药杀河鱼,人们顺流拾捡,这叫做“痨大河”。在有河滩的地方,拦截河流左侧或右侧的一段,用鱼藤来药杀捕鱼,叫做“短灌子。鱼藤的汁液,小量则对人体无明显的毒性。


电鱼子


20世纪80年代后,用“电鱼机”来捕鱼的方式,叫做电鱼子。在水流不深不急的溪流或鱼塘中,有人用这种方式捕鱼。身上背着“电鱼机”,一手把持着带电的杆子,一手操持着捕捞用具,就可以作业了。早期的发电装置,还得用手去摇动来发电,现在都是蓄电池。用这种方式捕鱼,效率很高,但是缺点也很明显,对幼小的鱼苗无法回避,因此破坏生态,地方政府逐渐加强监管。


打鱼子


在梅江下游松口及韩江两岸的大埔、丰顺一带,水面宽阔,就有以渔业为生的客家渔人。他们驾驶着小船,出门撒网,捕获各类衍生于江河的淡水鱼。梅江一带的渔民,历史上主要是麦姓人家,据梁德新先生调查,1949年前,“ 整条梅江河上的打鱼人,都是姓麦的,即使到了现在,松口、丙村、西阳、梅城段的打鱼人,依然有80%是姓麦的”。

上一页:难忘野味

下一页:山珍野味话鸡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