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咨询热线:+86

159-1445-4068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野菜野味野趣

发布日期:2019-08-26    浏览次数::120
0

儿时常采野菜,扛个帽帽篮儿,在田间地边疯跑,半是营生,半是玩耍。野菜多少种,没人说得清。倘若雨水足,田地里、沟岔间、山坡上,遍地都有,知名的,不知名的。

旧社会“糠菜半年粮”,穷人瘦黄的面容总带有菜色。这些年农民富了,粮食蔬菜堆成山,家庭餐桌上再也见不到野菜了。

谁想城市里,却刮起阵阵回归自然热,人们对野菜刮目相看,一夜之间身价百倍。野菜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之中。

以时令为序,侃侃几种野菜。


白蒿菜

白蒿儿菜,开吞后黄蒿根部之幼苗,入药为茵陈,治黄疸性肝炎。

正月白蒿儿二月离,进入三月当柴烧。食谱须在幼嫩时采,银白,细软,归家清水淘净,拌以面粉油盐,入笼火蒸,那香味实在类似蒸肉,乡亲们称"肉白蒿儿”。

长到深秋,枝叶枯萎,再没人理睬它。老了,没有用了。牛吃百样草,驴啃干黄蒿。人无情,驴有意。


白蒿菜

壶皮儿菜

壶皮儿菜也叫面条菜,叶长光润,翠绿鲜嫩,煮在面条饭里,绵绵软软,口感极顺。

还有一种菜,叫麦连籽,与壶皮儿菜相似,味苦有毒。民谣:"麦连籽,今个儿吃,明个儿死,后天坟上挂白纸。"两种菜的区别在叶,壶皮儿菜薄、翠,麦连籽厚、灰。

有时壶皮儿菜少,初挖野菜的孩子不识麦连籽,就哄着他们采,壶皮儿菜便归自己所有了。别担心中毒,回到家里,大人们会拣出来的。

其实,麦连籽是可以吃的,开水烫后,放进清水里泡两天就不苦了。


枸杞头

野菜家庭里,能登大雅之堂的首推枸杞头。早年读郭沫若书,郭老每以小菜佐餐,始知枸杞叶能吃。

食用枸杞,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。元曲有“寻苗枸杞香”句。《红楼梦》里,探春和宝钗爱吃“油盐炒枸杞芽”。

枸杞头,雅称“地仙苗”,具有补虚益精、祛风明目之功能。这些年来,越发受到人们的青睐,外地已有大面积种植。

城里人似乎比乡下人会吃,配以其他蔬菜、豆腐、瘦肉,可制成生煸枸杞头、枸杞头肉丝、凉拌枸杞头、枸杞头炖银耳,若有兴趣,你不妨一试。

移栽枸杞数年,多半是给妻治病。春日偶尔回老家,这些枸杞葱绿一园,生机勃勃。其中一株枸杞王,三条主枝,均长约4米,高出了房顶。采下幼嫩茎叶,或炒食,或煮饭,别具一番鲜味。


枸杞

黄黄苗

黄黄苗,即蒲公英,好像农家姑娘的芳名。入药走阳明散热,兼能解毒。食用,通常煮在甜饭里,苦,心凉。亦可面衣煎炸,做成朝鲜风味山菜。

旧社会,黄黄苗是穷苦人家的化身:

黄黄苗,生来苦,

她娘嫁到河南府。

白日拾柴火,

夜晚磨豆腐,

两眼熬成鸡屁股,

舍不得吃碗热豆腐。

蒲公英朵朵花开,灿若金菊。待果籽成熟,采一簇白绒球放唇边,吹口气,化作无数“降落伞”,呀飘呀,去寻找理想的乐土。一顶降落伞,系着一个小小的生命。


马籽菜

马籽菜,学名马齿苋,秋天多生于庄稼地里,极耐旱,锄掉挂在玉米棵上,曝晒十天半月,落地后起死回生,依然蓬蓬勃勃。

菜味酸酸的,煮熟后压成糕块,佐饭可食。或与麦,粉搅拌,摊在笼箅蒸糕,称马籽菜馍,我特别喜欢吃。城里人则将其切碎,与韭莱、鸡蛋相拌,蒸成小笼包,称长命包子。

入药叫五方草,叶青、梗赤、花黄、根白、籽黑,故名。虽有内服诸法,然长于外治。从前听人讲,某村民患怪病,两鼻孔各垂一肉条,状若圆筷,长约一尺,遍求名医不治。有日偶遇神医,以马齿苋茎连连上顶,肉条便一寸寸地缩了回去。儿时与小伙伴玩,常用嫩茎撑眼皮儿,两眼张得圆鼓鼓的。奶奶曾教我一首童谣:“马籽菜、白根根儿,俺是奶奶亲孙孙儿。奶奶把俺抱长大,俺给奶奶倒尿盆儿。"长大后,给她倒尿盆时间不长,奶奶就去了!


马齿苋

山韭菜

山韭菜,又名起阳草,不死草、鹭鸶兰。可以想见,它的形象是多么美丽功能是何等奇特。

丛生,叶细长而扁,生命力极强。前年秋,我捡回别人丢弃多天的根须,埋进老家的院内,偶尔浇点水,半年后,便冒出一片翠绿。今年秋天,山韭菜长有一筷子多高开出一蓬蓬白花。国庆节那天,美美吃了一顿水饺。

“想吃山韭菜,一去不回来,不是狼啃住,就是跌下来。”山韭菜大都生长在险峻的山崖间,越是人迹难到的地方越是茂盛。老家邻居老汉,年逾花甲,独自进山捋韭菜,数日未归。家人找到尸体,显然是摔死的,内脏已被野狼掏空。

城南锦屏山,陡峭壁立,多山韭,人们年年采卖。每隔二三年,总有那么一两个滚下山,或死,或伤。


猪毛菜

邻老常煎服猪毛菜汤,初不知因由,问,降血压的。

猪毛菜,别名八仙草,植物学名拉拉藤。叶细尖如猪毛,扎手。采其幼嫩叶茎,洗净,煮汤食。或在开水里烫熟,挤出水分,作凉拌菜。

入药,春采全棵晒干,作内服。可治淋症、经闭、牙龈出血。

初冬干死,随风飞转,小踮脚跑,追啊追啊,老是追不上。一旦追上它,怒而擦火柴点燃,风突辘变为风火轮。有次滚进弹花房,弹虚的棉絮轰然起火,差点把机房烧毁。

为此,两天没敢回家吃饭。